许清泉

你的笑像西瓜最中间那一勺的口感

只要我不听广播剧第四期,飞丞就还没分手,只要我等到他们和好以后再一起听,我就不会被虐到→_→

想了想我还是忍住不听今天的广播剧了,留着等下星期一起听吧,不然吊在分手那儿贼难受( •̥́ ˍ •̀ू )


因为练字产生的脑洞(●'◡'●)ノ❤

原著狗老师,ooc归我。

这是蒋丞选手第二次因为他的狗爬字被领导叫去办公室。

领导语重心长对他说:“小蒋啊,你的工作方面没得说,你的能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就是这个字啊……实在写得太惊天地泣鬼神了”。

蒋丞一脸无奈:“领导,我也没有办法,我的字一直就这样,这已经算很好的了,起码还是能看清……”。

“你都说了之前的更差,那说明你的字还是有上升空间滴,好好练我看好你!”领导睁着大眼期待地看着他。

蒋丞还是准备垂死挣扎一下:“可是领导,我也没什么时间呀,再说,我又不参加比赛,练这个干嘛,能看就行了真的”。

“那不行,你可是我们公司最帅法务,要让人知道你这字和你长相如此不搭,你会找不到女朋友的”说完领导笑眯眯看了他一眼就走出了办公室,留下蒋丞一个人风中凌乱。

……好吧,领导说练字就练字,他和他的狗爬字全听领导的。

其实练字也不是不行,他和顾飞现在住的地方离公司不远,虽然他也会有加班的时候,但是真要开始练的话也不是没有时间,既然答应了,那还是尽量练好呗。

于是顾飞一回家,就看到他家丞哥很认真在桌子上一笔一划练着字,宛若一个正在认真绣花的绣娘,他饶有兴趣凑上去:“呦!难得呀,蒋大爷开始练字了”。

绣娘一边写一边回他:“嗯啦,领导下命令了”。

顾飞笑着欣赏了一段时间,还是摇摇头:“你这不行呀。”

蒋丞停下笔:“你说谁不行?”

顾飞忙道:“我我我……我不行,哈哈!”开玩笑,看蒋丞的眼神仿佛他再刺激他他就要马上办了他让他看看到底他行不行,他这还要做饭呢。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轻声对他说:“丞哥,你这一边对着视频一边练怎么也看着这么怪呢?呐你这个字应该这么写……”说完便抓着他的手一笔一划教他。

蒋丞本来准备说还是我自己来,但顾飞这样他也没阻止,他虽然不喜欢别人对他指指点点,但这个人是顾飞,有时候不同的人说着这种话感觉就是不一样,顾飞这么温柔对他说着话他也真无法拒绝。也从来没有过这种奇怪的感觉,这么看的话,顾飞还真像个老师。

蒋丞一边看着字,一边听顾飞在旁边温柔地对他说着话,教他这个怎么写,手抓着他的手一笔一划认真教着……怎么突然想到古代那种男子教女子写字是怎么回事?

不过呢……嗯……有顾老师亲自教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这字真漂亮,不愧是我男朋友教我写的。男朋友声音也好听,超级有磁性。

顾老师的字真漂亮……

嗯……顾老师的手也很漂亮,骨节分明,手指修长,看得让人想流口水,再往上一点,这张脸特么帅出天际,喉结滚动让人想咬上一口,锁骨也好看,还有我咬的牙印……蒋丞选手咽了咽口水,继续评价:顾飞的身材也特别好,肚子上也没有多余的肉肉,再往下看……

嗯……蒋同学内心开始心猿意马了,脑海中残存的练字基础被各种黄色废料侵占,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那边顾老师正认真教学,全然没注意到他亲爱的学生此刻在想着什么,突然听到蒋丞幽幽说了一句:“听说练字可以静心”。

“嗯?怎么了?”顾飞不明所以看着他。

蒋丞装模作样叹了口气:“顾老师是个好老师,教得特别好,只可惜学生愚钝,又听不进去,此刻除了顾老师的肉体,脑海中居然想不出别的什么了……”

“卧槽!!”顾飞内心震惊无比,可惜已经晚了,蒋丞选手大笔一挥,把他一把推往旁边的床上,紧接着开始扒衣服:“现在不练字啦!我要吃人!!”

……

七夕的小脑洞

关于七夕节的小脑洞,文笔渣求轻喷( •̥́ ˍ •̀ू )ooc归我。


“小蒋……小蒋?!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啊,”思绪突然被打破,蒋丞才发现他居然在重要会议上走神了,忙道:“嗯……我这边没什么问题了,都ok。”


“那好,那散会吧,今天情人节,我给你们放半天假,嘿嘿,祝你们过一个快乐的情人节!”领导笑呵呵地宣布会议解散,其他同事也纷纷起身,有对象的和对象准备约会,没有对象或者对象不在这里的准备今天组个饭局然后打打牌。毕竟不管过不过情人节,放半天假这一点就足够让他们兴奋了。


蒋丞拒绝了同事的邀请,笑着站起来走出门去,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好去的,早上和顾飞打电话他那边好像挺忙的,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为此他还在电话里一通撒娇,惹得顾飞在电话那头哭笑不得,现在想起来居然也觉得有点丢人了,蒋丞选手你怎么回事呀,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怎么和顾飞在一起过日子过久了还养成了这种毛病?!蒋丞心里觉得好笑,轻轻叹了口气,回想起他一个多月之前跟着团队到这边来出差,有一个项目要他们跟进,还是个比较头疼的项目,领导为了方便就把他带了过来,当时跟顾飞说这事的时候,顾飞那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看得他内心一片柔软,但是也没办法,说不定以后出差会是常态,而且这次挺锻炼自己的业务能力的,他不想放弃,而顾飞舍不得归舍不得,当天晚上还是在帮他收拾行李,一会儿这个要带,一会儿那个要带,一会儿要注意这个,一会儿要注意那个,唠唠叨叨了一大堆听得蒋丞感觉自己是要去执行什么艰巨的任务不回来了似的。但是内心其实很感动,也享受这种唠叨,第二天早上在机场两人又腻歪了半天最后实在没时间了蒋丞才赶忙上了飞机。两人已经一个多月没见面了。


其实这一带其实没什么好玩的,他不知道该去哪里,待在宿舍吧感觉又很无聊,要不就一个人出去走走,没有顾飞在的情人节,毕竟是索然无味的。结果他刚走出大楼,便听到旁边在讨论,说这地方有个许愿亭,据说特别灵,很多人都慕名而来,那几个人也是准备去的。


这倒是可以去看看,反正也没什么地方好去的,蒋丞心里这么想着,一边拿起了手机开始导航。


许愿亭在一座山腰上,此山并不高,不过据说也是人杰地灵,蒋丞到那儿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了,亭子是一个长亭,沿着山路一直往上,还有拐角,上面已经挂满了很多许愿牌,有情侣之间许愿的,有许愿家人平安健康的,有许愿自己事业顺利的,蒋丞大概看了下,其实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着来到这里,大概是因为太想顾飞了,他这几天偏偏又比较忙,连七夕都没时间和他打个电话,刚刚自己打过去两个他都没接,所以自己想找个地方寄托一下。蒋丞选手内心哼哼唧唧了半天,其实就是看顾飞没理你你心里有小情绪无处安放吧!真是越来越活回去了。蒋丞心里想着好笑,愣了半天发现自己在发呆了好半天了,一边发呆还一边傻笑,旁边大爷都在盯着他了,他顿时有些尴尬,终于想起了这儿是许愿亭,他是来许愿的,便拿起旁边的牌子和笔,想了想,写下了自己的愿望,然后放回原处,其实他本来不信这些,但是被别人说得那么神乎其神,搞得他写愿望的时候也忍不住一边写一边在默念祈祷。


出了亭子之后他也没有太多想上山的欲望,便沿着上来的路挤着挤着上来的人群往回走,准备下山去江边看看烟花,也不知道为啥大过节的他一个男朋友不在身边的人要这么虐自己。


江边这会儿人也挺多,蒋丞刚走上桥,突然感觉手机在震动,他拿起手机一看,呦呵,是顾飞。他心里暗骂这个没良心的现在才来电话,手上还是忙着按了接听键:“喂”那头传来顾飞熟悉的声音:“丞哥,是我”。


“兔飞飞,你总算接我电话了呦,我们今天下午没上班,领导看今天是七夕,特意放我们假,我刚刚在这边儿一个很有名的许愿亭玩了会儿。”


“是吗?有没有许什么愿呀?”


“有呀,来许愿亭自然是来许愿的结果呢,不过我不告诉你我许了什么,谁让我给某人打电话某人半天还不接呀,我现在一个人在江边呢!等下就准备回去了”。


顾飞听到他这故作不满的语气,忍不住笑出声来,说出口的话却极其温柔:“是吗?那你转过身来看看”


蒋丞呼吸一窒,听懂了他的话外音,飞速转身,一眼就发现了在人群中正看着他傻笑的男朋友。


!!!卧槽!蒋丞欣喜若狂,飞奔过去一把抱住顾飞,这会儿也顾不上装赌气了,言语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你怎么来了?你来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呀!”顾飞紧紧抱着他,一边轻轻拍着他的背,宠溺地笑了笑:“我也是临时被安排出差,正好这两天过来这里,没告诉你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飞机上呢没看到,你看我这不来了陪你过七夕了嘛”


蒋丞忍不住笑出声,这下心里踏实多了,然而两人拥抱了一会儿,他突然感觉身边有越来越多的目光注视着他们,才想起来这是在江边,人来人往的,他不好意思地放开顾飞,拉着他往前走,目光却基本没离开过顾飞,顾飞任由他拉着,直到蒋丞把他拉到一个没多少人的角落,蒋丞才想起一个问题:“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我对你有心灵感应呀,我就觉得你在这里”


蒋丞被他逗笑了:“你帮我当二淼哄呢!诶不说了,烟花已经开始了!”


顾飞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第一串烟花已经炸上了天空,随后跟着几串一起在天上炸开,一场美丽的烟花雨,前面传来情侣们一阵惊呼,蒋丞看了一会儿,突然转身,将顾飞的脸转向自己,精准无误地吻上了顾飞的唇。


他实在太想顾飞了,他知道顾飞也很想他,两人唇齿交缠在一起,好一会儿才分开,蒋丞看着顾飞的脸,看着看着忍不住笑了:“七夕快乐顾飞”


顾飞看着他宠溺一笑:“七夕快乐丞哥,今晚有我陪你一起过七夕。”


其实顾飞碰到蒋丞确实是个偶然,他因为工作原因下了机场以后也要去那个许愿亭,原本以为要第二天才能联系上蒋丞了,结果巧合的是他做完工作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不经意间扫了一眼,在那一堆许愿牌中正好一眼就看到了蒋丞的许愿牌,并且凭借自己的判断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他男朋友的字,他惊喜地上去摸了摸,发现还留有一些墨在自己手上,说明蒋丞很有可能是刚来的还没走远,下山的路只有一条,他往前走去,果然没有多远就看到了蒋丞,他内心一阵狂喜,结果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并没有叫住他,忍着冲动一路跟着他来了江边,看着他一个人杵在那儿,旁边都是小情侣,他才有点于心不忍又有那么一丢丢小愧疚,终于忍不住打给了蒋丞。当然这些他没有告诉蒋丞,蒋丞后来也没有追问过他,所以也不知道顾飞其实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愿望:


已得一心人,愿白首不相离。


我已经有了决定要在一起一辈子的心上人,我只愿能跟他相爱到老。